您现在的位置 : 首页 > 文化 > 精品导读
莞邑农耕纪实
字体大小: 发布日期: 2018-10-19 15:20 文、图:叶惠涛 责编: 李敬钊

横沥镇农机厂

横沥镇东风路122号,依然矗立着一栋古旧建筑,楼高一层,石砖瓦房,招牌以繁体中文写着“横沥农械厂”五字,在褪色破败的墙壁衬托下透着历史的沧桑,门外尘土飞扬,门内一片幽暗。门外不远处火车呼啸而过,邻近的横沥村隧道人来人往,机器的轰鸣声从里面传出来,让人疑惑这个半个世纪之久的横沥农械厂是否还在运行中。


“如果要数横沥最老的工厂,农械厂肯定算其中一个。”原横沥农械厂老工人黄杨伟说。他带领笔者走进农械厂,里面依然有两三名工人在微弱的灯光下使用机器劳作,地上满是铁屑、钢筋、铁条、螺丝、齿轮……“这个是农械厂时代留下的钻床,专门给机器钻洞的,现还能用来生产。”黄杨伟边说边示范,他熟练地转动轮盘,钻床由铁铸成,因历经数十年之久变得乌黑剥落,不像当今的机器那样拥有光滑整洁的外观,但仍可为生产操作,这机器已经被黄杨伟用得娴熟无比了。“这是吊机,吊15000斤的物品肯定没问题。”黄杨伟指着横梁上的吊机说。他打开开关,吊机马上“嘟嘟”作响,运作情况良好。

“你们的老板吴先生在哪里?”黄杨伟询问两位工人。“他出去了。”两位工人回答说。黄杨伟拿出手机拨打电话给老板,老板对黄杨伟说稍后回来。原来农械厂停止运作后,尚存的机器和厂房由一吴姓老板承包。老板与黄杨伟因此熟络。

屋顶是青瓦铺就的,阳光透过四排玻璃瓦投射到略显淡暗的机械厂内。黄杨伟在布满尘土的农械厂里行走,时而阳光打在他脸上,仿佛可见他陷人思绪,在记忆中寻找过去的时光;时而一片漆黑笼罩着他,让人感受到农械厂虽余壳尚存,但已渐行渐远。

缘起:走农业合作化道路,农械厂统一制造农具

“农械厂是特定时代的产物,它的产生是很特殊的。”黄杨伟说。新中国建立之际,中国农业机械工业基础非常薄弱。在中央总方针政策指导下,全国实现人民公社化后迅速转入全面的大规模社会主义建设。上世纪50年代末,毛主席曾指示“农业的根本出路在于机械化”,为了适应农业机械化发展的需要,中央提出“农机制造以地方为主的方针”,率先进行农业社会主义改造运动,各地开始兴起大搞农业机械工业的浪潮,横沥人民积极投身到建设浪潮中,横沥农械厂就是在这个时候登上了历史舞台。

据《横沥镇志》记载,横沥机械厂的前身是由原来“木铁社”扩建而成,主要制造木器、铁器家具用具。上世纪50年末,人民公社化后农村急需大量生产农具和大搞农具改革以适应当时生产需要。1960年,横沥人民公社开办农械厂,响应国家加快推进工业化和支持农业发展的号召,农械厂的成立是横沥对农业改造的其中一项重大举措,就是通过合作化道路,把过去的小农经济逐步改造成为社会主义集体经济,即“农业合作化运动”。

黄杨伟说,当时横沥人民公社把附近通晓制造农具的工匠、木匠、师傅、能人等都召集到农械厂统一生产制造农机具,不允许私人制造农具。农械厂由横沥人民公社工交部管理,生产原材料统一在东莞物资局采购,所生产农具统一由供销社销售,经营实行集体所有制。“当时,我们每个工人都是拿固定工资,农具赚的钱归集体所有,我们工人除了制造农具之外,还要进行政治学习,提高思想觉悟呢。”黄杨伟说,这是因为思想才是最有力的武器,即使是一位技术工人,也要用思想武装自己。

发展:生产农械大量供给横沥农民

从现在保留的厂房来看,农械厂占地至少一万多平方米。农械厂分为六个车间,分别是机械维修、机械产品、介木、木器、铸造、铁器车间。上世纪60年代,农械厂人员多达200多人,其中以木器车间人数最高,约30人,人员最少的为10多人的介木车间。

1960年,时值大跃进时期,横沥农械厂开办后是一番红红火火景象,砸锅、砸门窗大炼钢铁,但是这样子炼铁是不科学的,所以头一年,农械厂的产量和质量刚开始就上不去,次年人员流失严重。后来农械厂管理人员认识到只有引进和培养一批通晓行业内专业知识的人员,才能真正实现农机具质量产量双上升,黄杨伟就属于这一批被引进农械厂培养的后备人才之一。

1964年,十来岁的黄杨伟初中毕业后进入机械维修车间从学徒做起。“当时,农械厂很多工匠都是凭经验制造农械,日常的镰刀、铁耙、锄头等,大家都用不上图纸,直接沿用比较古老的生产方式就行了,但是要制造高难度的农机就跟不上趋势了。”黄杨伟说,当时车间领导对他委以重任,希望他能一方面学习老工匠们的制造技艺,另外一方面加紧学习,争取让农械厂有所创新突破。

上世纪60年代中期,经过前期的摸索和共同的努力,农机厂运营步入正轨,农械厂生产基础的犁头、田刀、禾镰、铁耙等日常家用铁器,还有制造木器家具、台凳、家用木具等大量供给横沥农户使用,满足横沥农业发展的需求。农械厂所生产农具统一由供销社销售,价格在合理范围,农械厂每年盈利4万至5万元。

同时,为了提高农民的劳动效率,农械厂研发生产插秧机、打禾机、打谷机等大型农机(插秧机经历次试验失败,停止生产)。自此,从犁田、耕作、灌溉、收割到丰收,横沥的农民只需开动马达就可半机械化劳作,一幅幅农民收割金灿灿稻谷时的喜悦画面仿佛浮现眼前。

回忆:见证农械厂工农鱼水情

介于工业与农业之间的农械厂,它一开始就与农民结下了不解之缘,这一点黄杨伟从做维修车间工人起就深有体会。

“夏天农忙时,我们一出去维修农机,通宵达旦都是小事,只要农民能投入耕作,再累也值得!”黄杨伟做维修车间学徒时,经常跟着师傅到处维修农机,特别是农忙季节,师傅们更是马不停蹄。他们维修的范围不仅仅限于农械厂所生产的产品,还包括拖拉机、榨糖机、柴油机等高技术含量的大型农机。而且当时支农还是第一任务,一听说农户反映农机出现问题,师傅们片刻都不敢耽误。尽管农忙时分的太阳是那么火辣辣的,黄杨伟跟着师傅马不停蹄维修农械,每当看到农民们焦急万分,看到师傅们到来满是希望,黄杨伟心里就立志要做一名精通技术的工人。

黄杨伟从小就喜欢机械,初中后就来到农械厂做学徒,他在师傅的教导下掌握了许多农机的性能,具备了基本的维修本领,然后他还在新华书店买来技术书籍,自学电焊、学车床、学钳工、学维修农机具,随着技术的不断地提高,后来他的技术得到了众人的肯定,他从一级工做起,1974年做到维修车间主任。

农械厂师傅们下到山野田间维修农机时,质朴勤劳的农民都会对他们千感万谢,这让黄杨伟感慨地说,“工人与农民是天生的两兄弟,帮助农民更好地劳作和生活,是我最值得怀念的日子。”有时候,黄杨伟与师傅们听到农户反映问题,心急火燎去到现场,发现竟是一个非常小的问题,但不管什么问题,他们都耐心地向农户传授农机的使用、维护要点,而且农民反映他们对农械的使用需求,为农械质量提升找到了方向。

有时候修农机修晚了,农民热情地招呼师傅们吃饭,黄杨伟回忆说:“即使条件困难,农民都是很慷慨的,把家里最好的都拿来招待我们,我想起来都十分温暖。”

消逝:时代变迁农械厂退出视野

上世纪80年代初,改革开放的春风吹遍东莞,城市化的浪潮席卷而来,处处田地变工地,东莞各地涌现出大批农民“洗脚上田”的浪潮,农户把农具、农机搁置家里,植根于农业的农械厂,其所生产的产品已变得不合时宜。

而且农械厂是计划经济下的时代产物,自然存在计划经济体制固有的弊端。“缺乏竞争就缺乏活力,一遇上变化就来不及转型,这也是农机厂消逝的一个原因。”黄杨伟反思农械厂为何从曾经的兴盛转眼在时代变迁中消逝的原因。

1984年,横沥农械厂告别历史舞台。掐指一算,黄杨伟恰好在农械厂度过了三十年。他不禁感慨地说,“十年一大变”。从最初开办时,全横沥地区的农械统一由农械厂生产制造,农械厂无疑具有集中人力物力的优势,但在政策限制之下,没有其他竞争力量,反而导致农械厂停滞不前。而且无论农械厂生产产量如何,都没有与工人的劳动付出挂钩,一定程度上削弱了他们的生产积极性。“当时很多工人都是拿固定工资,上完班、干完活就不愿意再多做,总是像觉得吃亏了似的。”黄杨伟说。

另外,在缺乏竞争的环境下,农械厂的生产产品过于单一,单一生产农械导致工人的生产技术局限在农械领域,而且工人缺乏再学习、再进步的动力,这造成农械厂停止运营后,这一支队伍没有办法迎接新挑战。散伙后,黄杨伟在横沥开了一家五金钢材店,他把在农械厂所学的知识技术运用在市场经济环境下,对他帮助颇大,他的生意越来越有起色。

今年黄杨伟刚好满花甲之年,他把生意交给儿子打理,无事一身轻的他回到农械厂故地重游时,蓦然看到墙壁上依然悬挂着农械厂时代的图纸,有一些是他亲笔绘制的,他不禁拿起来摩挲一番,心头又是别有一番滋味。他若有所悟地说,外面的变化太大了,农械厂过了52年了,已经跟不上时代的步伐了,但它为横沥所做的贡献还是不可磨灭的。至今,在老一辈口中说起横沥农械厂时,他们依稀记得那些物美价廉的农机农具,还有农忙季节时那些奔走在山间田野维修农机的师傅的身影,但这些都已随时代的足音渐行渐远。■

(本文转载自《印象横沥(第一辑)》)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
版权声明:凡注明来源为“东莞农业信息网”的所有文字、图片、美术设计、音视频和程序等作品,版权均属东莞市农业技术推广管理办公室或相关权利人专属所有或持有所有。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进行一切形式的下载、转载或建立镜像。否则以侵权论,依法追究相关法律责任。
东莞农技_底部
首页 | 隐私条款 | 免责声明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微信公众号

移动门户网
版权所有:东莞市农业局    技术支持:开普云   网站标志码 4419000081
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转载使用    建议使用:1024*768分辨率
粤公网安备 44190002000319号   备案号:粤ICP备1604876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