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 首页 > 文化 > 精品导读
粤蔗史料小录
字体大小: 发布日期: 2017-03-03 作者:茶侬 责编: 熊小芬

一、

入冬之后,甘蔗成熟。小时候干过的农活中,最辛苦的就是收割甘蔗了,那些叶壳上的细密芒刺不停扎手的麻痒痛楚,至今难忘。然而,甘蔗一节一节的甘甜延续到新春,又是岁末年初的喜庆滋味。

按照古代礼制,甘蔗是冬春时节祭祀的必备之物,有“冬祀用甘蔗”、“孟春祠用甘蔗”的规例(《太平御览》引晋代《祭法》、《祠制>》。而翻看新得的叶春生等主编《广东民俗大典》,还恰巧碰上两处更贴近的记载:

“压年蔗”一则,记阳江一带有请甘蔗进屋压年的习俗,春节前人们备好几棵下带须根、顶有绿叶的甘蔗,放在屋厅显眼处或竖在供桌前,用蔗叶扎成拱门,称为“压年蔗”。有两层含义,一是有头有尾(广东口语中略同“善始善终”的意思),合家团圆;二是表示家庭富裕,有钱有粮借给别人(广州话“蔗”与“借”同音)。

“轧年”一则,记珠江三角洲一带人们在除夕“轧年”的物品,也包括连叶带根的甘蔗,除了“有头有尾”外,还表示甜蜜蜜、节节高等吉祥寓意。

另外,东莞流行用甘蔗过年供神。容肇祖1928年所撰《东莞年节的风俗》载,从正月初三起,神座上的供品与年初一、二不同,换成五种鲜果:柚子、橙、柑、桔、甘蔗,它们会一直摆到十五元宵。——据了解,这种年俗至今仍保留,不过用的甘蔗不是整棵连叶带根,而是截成短小的几段,去皮削好(不知道是不是便于祖宗神灵享用的意思),几棵合在一起用红绳扎好,与其他果品一起供奉于神台。

这些都是从农业社会流传下来的民间美意。我小时候住过农村,因此对斩蔗之苦印象深刻;但也住过糖厂宿舍区,蔗糖之甜又是童年滋润的背景。如今吾邑及周边一带的乡村,甘蔗种植已经式微,曾经辉煌红火的糖厂也早已衰落或转型了。当此春节前后,爬梳整理一下典籍史料,深入了解甘蔗的古代踪迹,是犹如嚼蔗的回味与致意。现将所见的广东范围的古代文史记载录出,另甄选一些基本的、重要的、有意思的资料,作为连缀说明和注解补充,以分享这份压岁开年的甜美。

二、

南粤甘蔗的最早记载,见于现存第一部粤人著作、东汉杨孚的《异物志》:

甘蔗,远近皆有,交趾所产甘蔗特醇好,本末无薄厚,其味至均。围数寸,长丈余,颇似竹。斩而食之,既甘。迮汁如饴饧,名之曰糖,益复珍也。又煎而曝之,既凝如冰,破如博棋,食之,入口消释,时人谓之石蜜者也。

吴永章在《异物志辑佚校注》中注释说:“饴饧”,甘蔗煎熬为液,制成糖浆,今广东俗名油糖;再经煎晒制“凝如冰”的“石蜜”,系指冰糖。而早在《楚辞·招魂》中,已出现“有柘浆些”之说,“柘”通“蔗”,屈原是在夸耀楚国盛产甘蔗的糖浆。

上引的《招魂》,传统上一般认为乃宋玉仿屈赋之作,与屈赋并收入《楚辞》。也有认为就是屈原所作,参见梁家勉《甘蔗史证——中国古代甘蔗的栽培和利用考》。但李时珍《本草纲目》等将“柘”字出处笼统地归为《离骚》,则属明显混淆了,《离骚》是屈原作品,与《招魂》等同为《楚辞》一部分而已。不过宋玉与屈原皆属战国楚人,是同朝之臣,因此就算乃宋玉所写,也可代表当时湖北湖南一带的甘蔗制糖情况。

至于广东本土的古代蔗糖业,除《异物志》外,一般还多引原成书于汉末、后经南朝梁陶弘景选辑的《名医别录》:“甘蔗……广州一种数年生,皆大如竹,长丈余,取汁为沙糖,甚益人。”但其实尚有更早的史料,据汉刘歆著、晋葛洪辑抄的《西京杂记》:“南越王献高帝石蜜五斛……”即汉初时岭南的糖制品已技术成熟到可以进贡了。

“甘蔗”这个名称,普遍本草书和植物志都记源起于那部《名医别录》。但此书已经佚失,现在看到的是陶弘景整理编入《本草经集注》的内容,学界颇质疑究竟有没有《名医别录》这么一部独立的书(即“甘蔗”可能是陶弘景自己写的)。就算真有,也未见得早于东汉中期的《异物志》,因此,应将“甘蔗”一词的初始记录归于杨孚。梁家勉《甘蔗史证》亦序列如此。

《异物志》那段记载还有一个重要问题:此书也曾亡佚,散见于各种古籍中,以上“甘蔗”一则,我引的是《齐民要术》所载(最早的清代曾钊重辑本《异物志》用的也是这一文本),而吴永章《异物志辑佚校注》则采用《太平御览》所记。两个版本文字略有出入,其中一个区别,是《太平御览》在“本末无厚薄”后云“其味甘”,而不是上引《齐民要术》的“其味至均”。吴永章认为:甘蔗以头部最甜,尾部为淡,《世说新语》载:“顾长康噉甘蔗,先食尾。问所以,云渐入佳境。”。“渐入佳境”这一成语就是人们从食甘蔗中体味而来的,因此《齐民要术》引作“本末无薄厚,其味至均”,不确。

但我认为吴永章说的“不确”才是不确。因为“本末无薄厚”就是“其味至均”的意思,“薄厚”,指甜味的淡与浓,亦即就算按照《太平御览》的“本末无厚薄,其味甘”,其实也与《齐民要术》的“其味至均”同义,指的都是这种交趾蔗从茎到梢(“本末”)甜味平均,区别不大。当然,按照缪启愉的《齐民要术校释》,说同一蔗茎中的糖分还是会由下而上逐渐减少的,“其味至均”是形容这种交趾蔗“特醇好”、胜过他处所产而已;但这种形容毕竟是作者原意,不宜轻易说人家的发现“不确”,交趾(广义指华南,狭义指今越南北部)气候条件好,所产甘蔗的头甜尾淡情况没有其他地方那么明显,杨孚才要在“远近”诸种中专门记下这一特别的“异物”。

存了此看法后,再翻吴永章后来作的《岭南杂事诗钞笺证》,发现他在《蔗》一诗(见后引)的注释中,虽然重复了前引批评《齐民要术》文本“不确”的意见,但结尾却很微妙地新增一段话:关于“渐入佳境”,“原指食蔗从蔗尾食至蔗头,越食越甜。但也不能一概而论,民间有‘十月蔗头甜到尾’之谚,即谓农历年底时候的甘蔗,头尾都一样甜。”——这真让人高兴,一来,可见他从那句谚语知道甘蔗并非全都头甜尾淡(至少存在甜味相对平均的情况),而对自己之前的结论作出补充修正,也即印证了我的意见:《齐民要术》的“本末无厚薄,其味至均”并无“不确”;二来,让我得悉入冬后的甘蔗就是“头尾都一样甜”,遂给这篇蔗文添了岁尾年头的吉祥喜气。

三、

《异物志》之后,我国(乃至世界上)第一部植物志、西晋嵇含《南方草木状》载:

诸蔗,一曰甘蔗。交趾所生者,围数寸,长丈余,颇似竹。断而食之,甚甘。笮取其汁,曝数日成饴,入口消释,彼人谓之石蜜。吴孙亮使黄门以银碗并盖,就中藏吏取交州所献甘蔗饧。黄门先恨藏吏,以鼠屎投饧中,启言吏不谨。亮呼吏持饧器入,问曰:“此器既盖之,且有油覆,无缘有此,黄门将有恨汝。”吏叩头曰:“尝从臣求莞席,臣以席有数,不敢与。”亮曰:“必是此。”问之,具服。南人云:甘蔗可消酒,又名干蔗。司马相如《乐歌》曰:“太尊柘浆折朝酲”,是其义也。泰康六年,扶南国贡诸蔗,一丈三节。

李惠林在《南方草木状考补》中对此节的考释谈到,甘蔗原产华南,后来从越南和广东向北沿长江流域推广到华中,才有了《楚辞》中的“柘浆”。(按:《异物志》说甘蔗“远近皆有”,是以杨孚该书针对的岭南范围而言,亦即当时的甘蔗产区已超越广东而遍布中国南方了。相关问题梁家勉《甘蔗史证》有详述。)

《南方草木状》这段记载、特别是用老鼠屎投于蔗糖中欲诬陷害人的故事,反映了其时甘蔗和蔗糖的既珍贵又普及:一方面,蔗糖是作为地方所献贡品、要用银碗盛着给君主享用的;另一方面,从西汉司马相如作的那首郊祀歌词到三国东吴孙亮的宫廷,甘蔗和蔗糖是流行于自汉至晋上层社会的时尚名品。胡守为《岭南古史》引了几个例子:魏文帝曹丕与将军邓展等对饮,竟以甘蔗代替剑来对击比试,可知酒席中有备甘蔗;以甘蔗作为尊贵的礼品也很常见,北魏太武帝拓跋焘曾向南朝宋文帝求甘蔗,宋文帝一次过赠以千挺之数,这说明一是甘蔗也广受北方人喜爱,二是南朝朝廷有大量甘蔗储存。至于晋画圣顾恺之倒啖甘蔗“渐入佳境”的典故,已见前引。

不过,在那个蔗糖与老鼠屎的故事中,我更感兴趣的是出现了“莞席”。黄门之所以要害藏吏,是因为索取莞席不得而记恨;藏吏负责保管宫中的莞席,因有数量记录,不敢私下与人,这些都说明莞席之受重视,宝贝程度有过于同样来自岭南的蔗糖。莞席自古就登于皇家殿堂、入于贵族居室,且是朝廷礼制的重要用品,这个东吴时珍藏于宫廷的细节又为其显赫身世添了一笔;而盛产莞草的东莞,正是在东吴管辖时立郡的,时称东官,后来就因以莞草编席闻名才改称东莞。《南方草木状》的记述(按:有关内容其实出自《三国志》转引的《江表传》,但本文不多涉及这类文本方面复杂情况的繁琐考证了),正写甘蔗而侧记莞席,岭南两大名产同时现身,颇为可喜。——正巧,东莞亦是史上著名的甘蔗产区。

四、

古代岭南甘蔗的最详尽记载,来自清屈大均的《广东新语》。有《蔗》一则:

蔗之珍者曰雪蔗,大径二寸,长丈,质甚脆,必扶以木,否则摧折。《世说》云:“扶南蔗,一丈三节,见日即消,风吹即折。”是也。其节疏而多汁,味特醇好,食之润泽人,不可多得。今常用者曰白蔗,食至十梃,膈热尽除。其紫者曰昆仑蔗,以夹折肱,骨可复接,一名药蔗。其小而燥者曰竹蔗、曰荻蔗,连冈接阜,一望丛若芦苇,然皮坚节促不可食,惟以榨糖。

糖之利甚溥,粤人开糖房者多以致富,盖番禺、东莞、增城糖居十之四,阳春糖居十之六,而蔗田几与禾田等矣。

凡蔗以岁二月必斜其根种之,根斜而后蔗多庶出。根旧者以土培壅,新者以水久浸之,俟出萌芽乃种,种至一月,粪以麻油之麸,已成干,则日夕揩拭其螆,剥其蔓荚,而蔗乃畅茂。

蔗之名不一。一作𤮽𤯋,蔗之甘在干在庶也,其首甜而坚实难食,尾淡不可食,故贵其干也。蔗正本少,庶本多,故蔗又曰诸蔗,诸,众也,庶出之谓也,庶出者尤甘,故贵其庶也。曰都蔗者,正出者也。曹子建有《都蔗诗》,张协有《都蔗赋》,知其都之美,而不知其诸之美也。

增城白蔗尤美,冬至而榨,榨至清明而毕,其蔗无宿根,悉是当年,故美。榨时,上农一人一寮,中农五之,下农八之十之。以荔枝木为两辘,辘辘相比若磨然,长大各三四尺,辘中余一空隙,投蔗其中,驾以三牛之牯,辘旋转则蔗汁洋溢,辘在盘上,汁流槽中,然后煮炼成饴。其浊而黑者曰黑片糖;清而黄者曰黄片糖;一清者曰赤沙糖;双清者曰白沙糖;次清而近黑者曰瀵尾;最白者以日曝之,细若粉雪,售于东西二洋,曰洋糖;次白者售于天下;其凝结成大块者,坚而莹,黄白相同,曰冰糖,亦曰糖霜。

另有《糖》一则,部分内容可为参照:

……葱糖称潮阳,极白无滓,入口酥融如沃雪。秀糖称东莞,糖通称广州。乌糖者,以黑糖烹之成白,又以鸭卵清搅之,使渣滓上浮,精英下结。其法本唐太宗时贡使所传。大抵广人饮馔多用糖,糖户家家晒糖,以漏滴去水,仓囤贮之。春以糖本分与种蔗之农,冬而收其糖利。旧糖未消,新糖复积,开糖房者多以是致富。

再有《赌蔗斗柑》一则:

广州儿童,有赌蔗、斗柑之戏。蔗以刀自尾至首破之,不偏一黍,又一破直至蔗首者为胜。柑以核多为胜。有咏者云:赌蔗斗柑独擅场。

《广东新语》被视为岭南古代百科全书,从这几则蔗与糖的内容来看,便能见出当之无愧:甘蔗和蔗糖分类各品种的特性,种植要点,不同名称的由来,蔗糖业的情况和榨糖具体方法,与蔗相关的民俗……无所不包,全面丰富,很多方面既是历史的总结又直到今天都在沿用。比如,前不久《东方早报》有长篇报道《红糖飘香在义乌》,描述当地至今仍使用传统的“牛拉木车绞糖”,具体方法与工具就跟屈大均的记载差不多。

这里提到的蔗之得名的几个字,所谓“庶”,指蔗多为侧着种、从侧根长出(“根斜而后蔗多庶出”),有别于主根所生的初生茎(“正本”、“正出”),这些“庶出者”的次生茎(“诸”),其茎(“干”)最甜。

这一取名的解释,据说是出自宋吕惠卿答宋神宗之问:“凡草木种之俱正生,蔗独侧生,盖庶出也,故从庶。”《本草纲目》亦采此说。但杨荫深《谷蔬瓜果》、梁家勉《甘蔗史证》等都指出恐属杜撰,是望文生义的穿凿附会;蔗应为庶的方音谐声,所以古代也称蔗为“柘”,都取音似。至于为什么要取这个音,梁家勉认为是来自南方人的“咋”、“咀咋”之语,表示甘蔗最早用途是咀嚼而食的。此外,还有说甘蔗是“甘竹”的谐音,即味甘甜形如竹(夏纬瑛《植物名释札记》),又有说是从西域而来的音译(季羡林《文化交流的轨迹——中华蔗糖史》),等等不同说法,参见谭宏姣《古汉语植物命名研究》。

从《楚辞》到《汉书》都用来指称甘蔗的“柘”,至魏晋已普遍通用“蔗”,桥东里《花花果果,枝枝蔓蔓——南方草木志》认为,“随着甘蔗在魏晋人的生活中越来越重要、越来越常见,人们觉得不能再继续借用‘柘’字了,因为从春秋开始它就已经指代了另一种植物。”柘是古代为君主提供黄色染料的乔木,“于是人们把‘蔗’字固定了下来,给甘蔗单独享用。”

关于屈大均那则《蔗》,还有一个文字上的细节:“糖之利甚溥,粤人开糖房者多以致富”,当中的“溥”,是广大之意;李育中等《广东新语注》误印成、吴永章《异物志辑佚校注》误引成“糖之利甚薄”,一字一部首之差,意思完全相反了。

五、

《广东新语》的蔗、糖记载,因具体详实而流传甚广,在清代就屡被他人著作袭引,而且抄得都有点意思。

李调元的《南越笔记》,在全抄《蔗》一则后加了一句话:“余尝舟至罗定州之界牌塘,见岸上灶烟冲突,停舟上崖访之,始见作糖之法,一一不爽如此。”知道的人明白他是以实地所见印证了屈大均的记述,因而赞叹;不知道的还以为前面记载的制糖法是他实地调查得来呢。

关涵的《岭南随笔》,将《蔗》一则作了大刀阔斧的缩写,是够简明扼要了,但其中说:“饴之利,东莞十居四,阳春十居七”,不但少算了原文的番禺等地,还一不小心抄都抄错,让东莞阳春加起来超过了十成之数,很是搞笑。

陈坤的《岭南杂事诗钞》能翻出点新意,其体例是每首诗后加自注,诗文相辅记录“岭南杂事”,《蔗》和《赌蔗斗柑》两首的附注,基本就是转引《广东新语》那两则;不过他倒算是在屈大均基础上自己有所创作成诗,录如下:

紫蔗膏浓白蔗清,一般倒啖味分明。只求适口流甘好,厚植何妨藉庶生。

眼光若电照分明,黍粒无差心称平。参透人情偏好胜,黄柑紫蔗斗输贏。

后一首的儿童“赌蔗”游戏,据吴永章《岭南杂事诗钞笺证》,此风在潮州地区上世纪四十年代仍盛行,五十年代后始绝迹。

广东种蔗制糖历史悠久,其重要性至近现代犹然,顺此补充两位专家的论述意见:

陈正祥《广东地志》记:“就自然条件说,广东原为全国最适宜植蔗之地。”(按:此书以上世纪中前期为论述背景,当时的广东包括海南岛。)“甘蔗为广东首要的经济作物。”广东“为仅次于台湾的主要甘蔗产区。”其中又“以珠江三角洲为最重要。”

邓植仪1925年主持《番禹、增城、东莞、香山糖业调查报告书》,为之所撰序言中有云:“予向以为要发展吾粤农业,蚕桑而外,当以蔗糖为最有希望而易发展。抑糖业之在吾国,其发达历史,远在千数百年以前,吾国固以产蔗糖名于世,而产糖地方,粤居首要。查吾国往时蔗糖输出口岸,除厦门一处外,概属吾粤地方。”

六、

甘蔗种植和蔗糖产业的重要地区之一东莞,在最兴盛的清代曾号称省内“蔗田最多”,“出产糖为大宗,而冰糖制法尤为他邑之冠”(周宏伟《清代两广农业地理》转引民国《东莞县志》)。在本地当过知县的清人钱以垲著有《岭海见闻》,其中《糖》一则记述颇详:

蔗有白蔗、竹蔗,白蔗,海田所树也。竹蔗种于山,以其节促皮坚类竹而名也。白蔗甜如蜜,脆如藕,多食润泽,清肺火。竹蔗性硬,难食且味浊,较白蔗相去远甚。莞田地种白蔗十之一二,种竹蔗十之四五,种蔗与禾相等。莞虽丰年不足于食,盖为此也。

榨糖之法,用坚木为两辘,高三尺五六寸,规而圆之,径润二尺许。两辘相比,中空罅隙,投蔗入隙,架以二牛,鞭牛运行则辘隨旋转,蔗汁下注槽中,其蔗汁皆名糖清。法用圆瓦器,高二三尺,上阔下窄,阔一尺四寸,窄二寸,如槖无底。器名糖漏,取其能下漏也。糖清用鸡子清、猪膏合煮,炼成贮于糖漏,以草物略塞其口,上阔处以土封盖,乘以大缸,如铜壺滴漏状,其渣滓尽滴缸中。久之启视,其上近土封者如黃沙曰结糖,次曰三白、二白,居中则为白糖、洋糖。其法唐贞观间贡使所传也。竹蔗亦然,但竹蔗止有白糖无洋糖,恒以白糖充之。洋糖精莹如雪,售于东西二洋,故云。竹蔗糖清煮炼为糖胶,加以石灰,炼坚为糖片,亦名糖砖。

这些记载虽与《广东新语》有所重合,但也有新的具体内容,是重要的地方史料。

钱以垲与屈大均一样,赞美白蔗而贬低竹蔗。但其实竹蔗是很有来头的,梁家勉《中国甘蔗栽培探源》(及前引《甘蔗史证》,均见《梁家勉农史文集》)指出,最早产生于且栽培于我国的品种是荻蔗,也即竹蔗(节疏而茎细,似竹);虽然屈、钱说竹蔗皮坚性硬、难食乃至不可食,但古代最初就是用来“咀咋”(咬食咀嚼其汁),然后还由此音衍生出“柘”、“蔗”之名。

竹蔗后来由食用的果蔗变成“惟以榨糖”的糖蔗(广东早期栽培的糖蔗品种主要就是竹蔗),但现在又回到原始的分类了,如《东莞市农业志》所载:“竹蔗以前是作为糖蔗,近年少量种植,供榨蔗汁制成清凉饮料,或供居民煲竹蔗茅根水作清凉饮料,因此也列入果蔗。”仿佛一个轮回,恢复到其本来身份,历史往往这样值得玩味。

如今一般人较多接触到、经常进入日常生活的,就是竹蔗:要么是通过街边小贩摊档的竹蔗榨汁,要么是通过餐厅、糖水铺、凉茶店里的竹蔗茅根水(近年还被制成纸包饮料)。我喜欢这一岭南特色饮品,而经过这一回翻书爬疏,发现竹蔗原来是蔗的老祖宗,很是高兴,有如遥遥接上了源头处的风味,与古人品尝同一种甜美。

七、

东莞历史上的种蔗制糖,还见于几位清代文人的竹枝词,吟咏中很见乡土风情:

寒拥重衾梦未成,残灯一点暗还明。霜团老屋月初上,卧听千村榨蔗声。

——邓蓉镜《东莞竹枝词·榨蔗》

荔实芭蕉次第芳,从来草木重南方。此间蔗境全年好,不是清明也卖饧。

荔丹而后接蕉黄,年尾村村榨蔗浆。予亦闲情在莞愿,卉名先识芏夫王。

——邓尔雅《东莞竹枝词》

甘蔗千畦百亩蕉,蕉多果市蔗多寮。一年衣食农耕裕,胜过洋船外国飘。

——砚洲墨佃《槎溪竹枝词》

邓尔雅的第一首,“此间蔗境全年好”,岭南一年四季均可种蔗,分为春植蔗、夏植蔗、秋植蔗、冬植蔗和宿根蔗(最多的是春植蔗与宿根蔗)。第二首,“芏夫王”即莞草,此诗涵括了东莞在农业经济时代的四大名产:荔枝、香蕉、甘蔗、莞草,好一派往昔的田园风光。

第四首“蔗多寮”,“寮”便是《广东新语》所记的原始榨蔗制糖作坊。这首《槎溪竹枝词》的槎溪,是东莞中堂镇地名,民国时在槎滘当地建立了大型的东莞糖厂,一度显赫,现已“升级转型”,名实不符了。不过,从《东莞市农业志》和周宏伟《清代两广农业地理》等记载可知,本土制糖业在历史上就曾几度兴衰,现在不过是又一个轮回而已,世道循环,太阳底下无新事。

甘蔗的兴衰,除了外界因素,还有农业结构内部调整、不同作物的此消彼长造成。上一节引钱以垲《岭海见闻》指东莞因多种甘蔗,“与禾相等”,以致“虽丰年不足于食”;但如砚洲墨佃《槎溪竹枝词》所云,种甘蔗香蕉等经济作物也能“一年衣食农耕裕”(《广东新语》亦云“粤人开糖房者多以致富”),两种观点对立。粮食作物与经济作物之争,至今不绝,其实也是一种长期历史现象了。

八、

《广东省志·农业志》有一段话:“广东糖蔗栽培技术的记载,最早见于3世纪曹丕《感物赋序》中提到的‘春雨降临,整地种蔗’。”这个说法不知依据为何,即那两句引文究竟出自哪里,曹丕种蔗与广东又有什么直接联系。

魏朝真正的第一位皇帝曹丕,是魏晋时人喜好甘蔗的典型代表。表现之一,前面第三节简要引用过的:他在饮宴间一时兴起,与一位将军兼武术高手邓展比试,就用吃着来解酒的甘蔗当剑,三度击中对方手臂,并颇自得地将此事记入《典论·自叙》。

表现之二,是他种过甘蔗,还从中有所感悟,写成《感物赋》。其“序”全文是:“丧乱以来,天下城郭丘墟,惟从太仆君宅尚在。南征荆州,还过乡里,舍焉。乃种诸蔗于中庭,涉夏历秋,先盛后衰,悟兴废之无常,慨然永叹,乃作斯赋。”赋的正文也不长,全录如下:“伊阳春之散节,悟乾坤之交灵。瞻玄云之蓊郁,仰沉阴之杳冥。降甘雨于丰霈,垂长溜之冷冷。掘中堂而为圃,植诸蔗于前庭。涉炎夏而既盛,迄凛秋而将衰。岂在斯之独然,信人物其有之。”——里面并没有《广东省志·农业志》所引的“春雨降临,整地种蔗”之句(虽然意思差不多),更重要的是,他的甘蔗乃从湖北荆州带回安徽种的,与广东无关。

这篇《感物赋》及序,写于曹丕青春华贵之时,然而他却从甘蔗的生长衰亡,念及人事之无常兴废,而生惆怅深哀。这位文武双全的年青君主,历史上一向口碑不好也不响,但读其诗文,则呈现很有深度的另一面,关注的是生命、人世、天地、岁月、情感之忧伤本质,委婉孤愁乃至苍凉沉郁,悲风扑面。此文便是其中一例,想不到甘蔗还曾承载过这样的浩茫之思,让此朴实的农家作物带上了一点形而上的色彩。

另外,据梁家勉《甘蔗史证》,曹丕这两篇《典论·自叙》和《感物赋》,还是甘蔗两个别名“干蔗”与“诸蔗”的最早出处。不过,前者的“干蔗”一般文本写作“竿蔗”。

《典论·自叙》那个以蔗代剑故事的原文是:“……时酒酣耳热,方食竿蔗,便以为杖,下殿数交,三中其(邓展)臂。”这还可见当时醉态可掬,一开始是拿甘蔗当拐杖竖着柱之下殿,然后才横着当剑使的,因此产生了形容酒后狂态的“蔗杖”典故。

前引《广东新语》谓曹子建曹植写过“都蔗诗”,大概指其《矫志》一诗,里面化用前人句子写到:“都蔗虽甘,杖之必折;巧言虽美,用之必灭。”这一名句,无意中与曹丕的“便以为杖”形成对比乃至暗讽,甘蔗,仿佛也成了这俩冤家兄弟的对立见证。

九、

曹家兄弟所写不关粤事,以岭南为背景的甘蔗文艺描写,手头找到两处。

刘以鬯有一篇《龙须糖与热蔗》,这题目还曾作为他在大陆出版的一个选集的书名。小说写香港底层两个青年男女小贩,一卖龙须糖,一卖热蔗,即在木头车子上摆着甘蔗,冬天用水煮热出售。两人暗生情愫,但尚未正式表白,便以悲剧收场。那是小人物的悲哀,只留下寒风中一些微薄的甜暖记忆:互相无言地递上的几卷龙须糖、一根削好皮冒着热气的热蔗。“坐在热蔗旁边是温暖的”,这大概是男主角短暂一生中最美好的想象了。

朱千华《水流花开——南方草木札记》,甘蔗篇题为《月白风清,在南方山野里的低吟浅唱》,写甘蔗林犹如北方的青纱帐;引余光中诗《埔里甘蔗》:“无论倒啖或者顺吃/每一口都是口福……”;还描述人们在街边蔗摊买甘蔗吃,“边走边嚼,也是风景。”特别是,“女孩子们平时优雅矜持,很淑女,但吃甘蔗,却旁若无人,面部表情极丰富……全然没有淑女的样子。但她们啖得痛快,是那种随心所欲的自由与享受。”他如此形容:“风前横笛斜吹雨。小红低唱我吹箫。几个女生堆在一起吃甘蔗,浑然一幕竹箫的专场。”

之所以会比喻为笛与箫,因甘蔗以直为美,如前引种种,可以当成剑、当成拐杖,也可以用刀从蔗尾到蔗头一路破开来“赌蔗”。而广东俗话称“直”为“掂”,这“掂”字又有顺当、成功、妥当、好等意思,于是便衍生出一句粤俚:“掂过碌蔗”。(或“掂过条蔗”。“碌”,指一条、一段,“掂过碌蔗”比“掂过条蔗”要粗鄙一些,但也更市井气息更可爱一些。)

饶秉才等编著的《广州话俗语词典》,释“掂过条蔗”为:“比甘蔗还直,比喻事情非常顺利。”但同属这些作者还有一本《广州话方言词典》(修订版),里面释“掂过条蔗”时增加了一个义项:“比喻日子过得十分舒心。”我比选之下,遂购后者作为春节开年书之一,以更应合这份因蔗而来的新春吉祥。

事实上,“掂过碌蔗”就是南粤市民、尤其是乡村农民淳朴的新年祝福语之一。今年有一则新闻,顺德春节前搞了一个免费送春联到基层的活动,一位街坊为表达谢意,回赠甘蔗祝书法家“掂过碌蔗”;上一年,广州也有类似活动,有位村民就请书法家写下“掂过碌蔗”的挥春——两则报道都以此语为题目。

春节前后,岭南各地景区、路边常见甘蔗摊档,看着大人小孩手持甘蔗“边走边嚼”的风景,正是一片万事顺利的喜庆气氛。而我写此文过程中的除夕前,路过旧城区市场,见不少老居民手里拿着的除了传统年货、菜蔬,还有红绳扎起的几碌甘蔗,准备回家祭神或分享——参见第一节所引民俗书,另外朱千华《水流花开》也记载:南方人春节习俗,会买一捆甘蔗放在家里,一家人吃完年夜饭,团团围坐啃甘蔗——如此情景,教人心生欢喜。遂与人谈起这种甘蔗风俗,说寓意包括甜甜蜜蜜、节节向上,以及掂过碌蔗;对方大笑,说还是最后一解更靠谱。我也因之喜乐。

当此开春,还是种蔗时节,就以此祝愿各位读者,新的一年从头甜到尾,舒心顺意,掂过碌蔗!

版权声明:凡注明来源为“东莞农业信息网”的所有文字、图片、美术设计、音视频和程序等作品,版权均属东莞市农业技术推广管理办公室或相关权利人专属所有或持有所有。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进行一切形式的下载、转载或建立镜像。否则以侵权论,依法追究相关法律责任。
东莞农技_底部
首页 | 隐私条款 | 免责声明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微信公众号

移动门户网
版权所有:东莞农业信息网    技术支持:开普云
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转载使用    建议使用:1024*768分辨率

粤公网安备 44190002000319号   备案号:粤ICP备1604876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