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 解读三农
陈锡文: 不考虑农民的出路 解决不了中国的粮食问题
字体大小: 发布日期: 2017-10-11 来源:全国农业科教云平台 责编: 李敬钊

9月23日,全国政协常委、中央农村工作领导小组原副组长兼办公室主任陈锡文在第三届复旦经济学家论坛上发表演讲时指出,不考虑农民的出路,解决不了中国的农村问题,我国正在努力创造农民的第三就业空间。

中国农产品价格比国外高30%-50%

“我们的农业确实承受着非常巨大的压力,要改变这种状况,应当说是非常紧迫的任务”,陈锡文在演讲中指出,过去十多年是中国农业发展最快的时期之一,但当前农业正面临前所未有的挑战和压力。

他谈到一个关键问题:国内外农产品价格差。“粮、棉、油、糖、肉、奶,这都是老百姓生活不可离开的产品,我们都在进口”,陈锡文指出,中国农产品的价格绝大多数都比国际市场高,压缩了利润空间。

价差大到什么程度?他以2015年以来的情况为例:谷物的价格水平比国际市场平均高出30%-50%,大豆高出40%-50%,棉花高出30%-40%,糖高出60%,牛羊肉高出70%-80%,去年全球鲜奶平均价格是1升1.85元,中国是4.05元。

十几年前,中国农产品价格还普遍低于国际市场。很多人会问,怎么突然之间,中国农产品价格高出这么多?

陈锡文解释,原因是多方面的,但我们确实没有管控好要素价格,土地租金、租金利息、劳动力成本都大幅提高,迫使政府为保护农民利益不得不提高最低收购价格,造成一系列恶性循环,而国际农产品价格下跌了,导致价差扩大。

买了全世界出口的粮食也不够中国吃

陈锡文在演讲中还谈到一个关键问题:农产品大量进口。“有市场但产不出来,产出来了但卖不出去”,他提到一个怪现象,中国大豆需求量大,但85%以上依赖进口,中国玉米产量高,却更多进了仓库,每年仍大量进口。

有观点认为,既然国外农产品便宜,国内反而需要财政补贴、农民获利又不多,何必生产这么多粮食,多进口一些不好吗?

陈锡文指出,国际出口的谷物约3.5亿吨,即7000亿斤,而我国粮食需求接近13000亿斤,也就是说,国际市场的粮食即使全部被买进来,也满足不了中国的需求。

他还指出,中国粮食进口一旦加大,国际粮食贸易格局就会被打破,国际粮价就会大幅上涨,“中国威胁论”这盆水就会泼在我们身上,这是一个很现实的问题。

此外,如果要大量进口,就要放弃关税配额,而这是加入WTO时,中国艰难谈判获得的农产品对外开放的限度和保护的权利,关税配额内的大宗农产品税率非常低,只有1%,如果超过配额,就要提高到65%。

陈锡文认为,正是因为有关税配额制度保护,当前大宗农产品受国际市场的冲击并不像有些人说的那么严重。放弃关税配额不是一个简单的技术问题,而是一个很重大的政治问题,世界各国对待这个问题都非常非常慎重。

全国65%的耕地仍是农民自己种

陈锡文指出,当前中国农业的主要矛盾,已从数量不足转向结构性矛盾,背后原因在于农业综合效益不高、农产品的国际竞争力不强。这个困境拖得越长,国内市场就可能会被更多国际农产品占据,农民的生存空间也会越来越小。

陈锡文提到,如今农民种一亩玉米毛收入七八百元,种一亩大豆只有六百元,主要由于我国大豆科技进步太慢,每吨国产大豆比从南北美洲进口的贵1800元,“这个价格问题必须依靠科技进步解决”。

然而,没有规模经营,很难用先进的技术装备。陈锡文提到,中国65%的耕地仍是农民自己种,有100亩的经营规模已经很不简单。

“我当年从上海下乡到黑龙江,也开过拖拉机,那时候我们一台东方红54的机组,三五个人,就可以种3500亩”,陈锡文提到,如今美国农民用的最先进的大型拖拉机,配备GPS和数字地图,一昼夜翻地5000亩,标配3万亩的作业规模才可以发挥作用,“3万亩,我们靠土地流转,流转到什么时候?”

为此他提出,从4个方面推进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让市场机制在配置农业资源中发挥作用,加快农业科技进步,创新农业经营体系,采取措施保护支持农业发展。

第一个基本方面,是让市场机制在配置农业资源中,能够确实发挥作用。对重要农产品实行市场定价,实行价补分离的政策。

陈锡文说,目前玉米价补分离改革正在认真总结经验,也考虑稻谷的改革。不过由于玉米90%以上都是工业原料和饲料,而稻谷和小麦是口粮,所以稻谷和小麦的改革非常慎重,从前年开始到今年,早籼稻的政府最低收购价降到1.3元/斤,粳稻从1.55元/斤降低1.5元/斤。“这个过程非常谨慎、渐进。”

陈锡文表示,推进粮食等重要农产品价格机制改革,推进农民补贴制度改革,推进粮食收储制的改革,把从价格中剥离的补贴,一分不少地通过其他途径补给农民,采取WTO允许的规则,对农民收入进行支持,支持农民实行耕地保护。“这是一个必须做的工作。”

第二方面,陈锡文表示,要加快农业科技进步。价格问题必须依靠科技进步解决。“如果不把这个短板补上,花再多钱,也很难让农民愿意种。”

第三方面,陈锡文表示,要创新农业经营体系。陈锡文表示,推进土地经营权流转还要做,但是真正要实现有效益的规模经营,仅靠土地流转是不行的。目前一些农民会采用土地托管的办法,请人代耕,或者花钱购买社会化的农业技术服务,这样,在土地经营权没有流转的情况下,同样实现了在小块土地连片上使用最先进、最现代的农业技术。

所以可以看到,农民通过创新经营方式,而不是简单靠土地流转,仍然可以实现土地的规模经营,享受农业现代化成果。”陈锡文说,要认真总结这些经验,使中国的农业经营体系更加健全。

第四方面,陈锡文说,必须采取措施保护支持农业发展。陈锡文说,我国现在正在积极的努力创造农民的第三就业空间。在耕地和城市打工之外,加快发展农村的新产业,新业态,比如农村的网购电商、乡村旅游、休闲农业,推进农村一二三产业的融合发展。

因势而变创造农民的第三就业空间

在陈锡文看来,如果农产品过度进口,还会威胁中国几亿农民的生计安全。“因为中国工业化、城镇化还来不及大规模吸收农民,从这个角度讲,产业安全和农民安全比粮食安全显得更为迫切”,陈锡文特别强调,中国要解决过量的农村劳动力、农业人口转移的问题。

“只考虑农业的效率和农产品的竞争力,不考虑农民的出路在哪里,那是解决不了中国农村问题的,如果强行让农民离开土地,他找不到更好的就业,不能获得更好的收入,那是要出大问题的”,他发出忠告。

陈锡文提到,过去几十年有过一些经验,但曾经异军突起的乡镇企业、汹涌澎湃的民工潮,都没有解决农民的就业问题,近两年来外出就业的农民工增幅很小。

“现在一些农民说,前几年,你让我们进城务工,现在又叫我们回到乡镇,到底叫我们去哪里?”陈锡文认为,要因势而变,让农民工返乡创业,主要是打造不依赖于耕地的新产业、新业态,比如网购电商、乡村旅游、休闲农业,为满足新需求创造新路径。

版权声明:凡注明来源为“东莞农业信息网”的所有文字、图片、美术设计、音视频和程序等作品,版权均属东莞市农业技术推广管理办公室或相关权利人专属所有或持有所有。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进行一切形式的下载、转载或建立镜像。否则以侵权论,依法追究相关法律责任。
东莞农技_底部
首页 | 隐私条款 | 免责声明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微信公众号

移动门户网
版权所有:东莞农业信息网    技术支持:开普云
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转载使用    建议使用:1024*768分辨率

粤公网安备 44190002000319号   备案号:粤ICP备16048765号